封底文案

身在異國,沒有家人陪在身邊的楚,飽受同學欺凌的原因,不僅僅只是因為他東方人的外表,而是因為他的體型──才一七○卻有八十九公斤的大胖子!
   
他雖然擁有純潔乾淨的靈魂,卻無法在這個只重視外表的環境生存。超級消極自卑的他,只能遠遠望著喜歡的女孩,卻連妄想都不敢多想一點。卻沒想到在一次惡意的欺騙下,他竟遇上了一個……惡魔!?惡魔不是形容詞,而是真實得彷彿從好萊塢電影裡走出來的正牌惡魔。
  
「即便是靈魂純潔美好,沒有外表吸引別人的目光也是枉然……如果我把你改造成不同於現在的全新樣子,你會怎麼樣呢?」當大胖子被改造成神秘纖細的東方美少年,楚的命運因此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   
只是……惡魔怎會毫無理由的出手幫忙!?
   
楚不知道,自己將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……

 

 

第一章  惡魔降臨

加州,洛杉磯(Los Angeles)的夏天陽光明媚。

校園的下課鈴聲響起,學生們紛紛收拾好書本,魚貫離開教室!

「楚(Tru),你走這麼快要到哪裡啊?」

「他要去丟掉肥肉。」

「肥肉怎麼丟得掉?都長在他身上快滿出來了,一走路肥肉就抖動,肥油好像要滴到地上,噁心死了,搞不好我們靠近他也會被傳染,都變成大胖子……你們看,楚是不是又變得更胖啦?」

「我沒看見人,是看見一隻大豬公。」

受同班同學譏笑的楚,長了一付華人臉孔,今年十七歲,跟著舅舅一家人從台灣過來美國生活。

他的童年沒好過,父母離婚,他本是和媽媽一起的,但是後來媽媽嫁給其他男人,有了自己的家庭,不方便帶著他,把他託給她的哥哥,也就是他的舅舅來教養。

舅舅和舅媽自己有三個小孩,多他一個滿負擔的,幸好母親每個月都有匯錢給他做生活費,所以他跟舅舅一家人相處算融洽,沒什麼大問題。

即便如此,親戚畢竟不如自己的父母至親,愈長大,他愈加感受舅媽他們希望他能早些獨立離開家,他在好友沙恩(Shane)的協助下,才終於下定決心搬離舅舅的家,住到沙恩的公寓裡,兩個人一起分擔房租。

沒有自己的家人陪在身邊,又在異國,上天好像嫌他不夠倒楣,還要讓他長不高,才一七○公分,帥?更別提了,連邊都沾不到,他是八十九公斤怎麼都瘦不下來的大胖子,雖然拼命用功了,課業成績依舊普普通通,很多時候是在及格邊緣低空飛過,他這樣的糟糕,受盡班上同學冷嘲熱諷已經是家常便飯。

「喂,四眼田雞大豬公,下個月的舞會你要找誰當伴?哈哈哈……」

每天被人用言語諷刺,楚消極自卑的選擇沉默忍耐,即使讓人從背後用籃球狠K到頭,他也只能忍住痛,抬手戴好歪掉的眼鏡倉皇逃離同學。緊抓書本背著背袋,他跑到外面,頭頂的藍天豔陽也在笑他內心陰霾!

忽地,手機鈴聲響,他忙騰出手來接聽……

「小楚,你放學了吧,現在要來教堂嗎?」

是沙恩!楚終於露出笑容,他是他在美國認識的第一個朋友,現在也是最好的朋友兼室友。

沙恩大他五歲,人長得帥又非常聰明,他把他當成親哥哥看待,沙恩什麼都好,只有一點他不太適應,那就是,沙恩是極為虔誠的教徒。不管他願不願意聽,他經常向他傳教,說這個世界墮落了,人類越來越傲慢,任憑惡魔控制他們的靈魂……

他聽他講多了,連他的口頭禪「上帝是存在的」都會背了。他脫口而出:「抱歉,今天沒空,我還要去整理花圃……」被同學譏笑過的心情還未平靜,實在不想再聽上帝那些大道理。

與其說上帝存在,他還比較信惡魔真的存在啊。不然那些同學為什麼不肯停止欺負他?他不懂他們心裡在想什麼?

「你可以整理完花圃再過來教堂,我等你。楚,你好多天沒來了,該不會在躲避不想來教堂?」

「呃……我沒躲避啦。」沙恩的話教楚心虛。

「你還不相信上帝是存在的?上帝無所不能,是真實的存在,眷顧人間要看護純潔的靈魂……你有什麼困擾,可以向上帝禱告,你會得到幫助。」

楚不能打斷沙恩說教,只能全部同意。他問給他的十字架項鍊有戴在身上嗎?叫他一定要戴著。他回答:「有戴……」終究不能拒絕沙恩的好意,答應他,等花圃整理好了,會去教堂找他。

與沙恩說完話,他把手機和書本都放回背袋,趕快從運動褲口袋裡掏出十字架項鍊,一邊低頭疾走一邊重新掛上項鍊,還沒戴好,竟然正面撞到人!

對方高壯,立刻將他彈得往後退,打結的兩腳讓凹凸不平的地面絆到了站不穩又跌倒,害他一屁股摔到地上,項鍊也掉落,他忙伸手去抓,仍舊來不及抓住,十字架就從排水溝蓋子的縫隙滑入淹沒在髒水裡!他沒空去管項鍊,抬頭看見幾個人圍住他,為首的是籃球校隊的馬修。

「剛才在教室裡,我看你老是偷瞄凡妮莎,怎麼,你想邀她一起去舞會?」馬修睥睨神色驚惶的胖子。

「沒有、我沒有!」楚忙否認,只能偷偷暗戀女孩,哪敢開口邀她去舞會?瞥見金髮碧眼、芭比娃娃般漂亮的凡妮莎站在馬修身旁,儼然是一對相配的情侶,他愈加自卑的抬不起頭。

「那你這死胖子幹嘛上課的時候一直偷看我女朋友?」

拉高分貝的吼聲令楚嚇到答不出話,拼命掙脫圍著他的同學們!

凡妮莎見楚滿臉通紅嚇得落荒而逃,肥滋滋的贅肉不停抖動,快撐破衣服,她忍不住笑聲:「哈哈……那個胖子真好笑!」馬修與其他人都跟她一樣,笑到不行。

突然她想到更好玩的,拉著兩個朋友講悄悄話:「艾琳,伊芙,我想到一個遊戲,妳們陪我去作弄那個大胖子?」

 

v       v       v

 

校園中,靠近圖書館的附近有一花圃,種植了五顏六色的花草,每一株都讓人細心照顧,為他們立有學名識別牌子。

在花圃旁邊另設一小型溫室,其中擺滿需要控溫的植物,花圃與溫室除了美觀綠化環境,還供老師教學上課使用,為此,老師和喜歡花的同學們成立社團,經常在課餘時間來照顧花草。

楚也是這社團的一員,他比其他學生花更多心思來看護花草,甚至買書來讀,因此救回一些幾乎枯萎的嬌柔脆弱的花兒,更得到老師的稱讚,把照顧花的主要工作交給他,溫室的鑰匙也讓他保管。

其實大家不曉得他有多麼喜歡花草樹木,不只照顧她們,她們也是他的避風港,每次遭受別人欺負,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來花圃!

打開溫室,沒放下背包就先量水杯,一盆接一盆地給了花草需要的水份,再拿剪刀去掉變黃的葉子,有些枝條雜亂的就剪枝,兩手忙碌不停,卻在眼鏡充滿霧氣看不清楚了終於停下來,放開手上的東西,拿下眼鏡,用T恤擦掉鏡片上的白霧,兩眼中的淚珠控制不住了紛紛落下!

如果花兒綠草有耳朵和眼睛,必能聽到他在哭泣,看到他很難過,他哭得哽咽,淚眼模糊了視線中,溫室的植物依然挺立不動,安安靜靜的,散發香氣,彷彿體貼的朋友關心他,他更不能忍耐,把委屈一股勁的哭出來!

一會之後,哭過,心情也平穩些,擤掉鼻涕抹去淚水,再戴好眼鏡,就在他面前,美麗的花兒綻放啊。「你們真好……比我幸福……我可不可以變成像你們這樣……」喃喃自語,他要是花朵小草就好了,有人來照顧,還不用受欺負嘲笑!「我沒做什麼,為什麼班上的同學都要欺負我?」這個問題他天天在想,卻都想不出答案。

收好修剪器具,在溫室裡巡過一遍,情緒逐漸的不難受了,他深深的呼吸,吸入花香味,眼角瞥見地上多出幾個小腳印,不是人的,像是貓狗的?

他驚訝,好奇了跟著腳印走過去,腳印在堆放十多個空花盆和肥料的地方消失,他蹲下去探看,在花盆與幾包肥料之間的狹窄縫隙當中,看見一隻滿身髒污分不清是灰是黑的小貓。「嘿,小貓咪,你怎麼會跑來這?」他伸手去摸牠。

「灨x│」蜷縮在暗處的貓兒體型雖小,吼聲卻兇惡,人類過來,牠立刻給他一掌。

楚沒摸到貓,反而被利爪抓傷,手背上破皮滲出血,他立刻收回手,注視野貓發亮且警戒的雙眼,他不由得嘆氣:「我不是壞人……」

牠不理他,繼續躲在他伸手搆不到的地方,舌頭舔著顫抖抖的前足與身體,整理糾結在一塊的亂毛。

他心有所感,起身去拿一墊花盆的小盤子裝了水,擱在牠面前,牠不為所動。沒關係,他再卸下背袋,從其中倒出幾包洋竽片、巧克力、餅乾、麵包……他想餅乾牠會吃吧?拿出一片,剝成幾小塊,放在盤子旁邊。

「要吃嗎?」他把水跟餅乾放得離牠近一點,牠依舊沒反應,他嘆一口氣,默默地把害他發胖而他又戒不掉的零嘴全塞回袋子裡。

牠盯著他,他也看著牠,不禁又嘆氣:「你是被誰欺負了,才會躲進來避難?」牠當然不會回答他,他已經開始同情牠,小聲對牠說:「這裡不能帶動物進來的,但是你乖的話,不亂啃破壞花草,我就不把你趕出去,讓你繼續留在這裡喔。」

野貓直視他,似乎聽懂了他的話?

「楚,你在裡面嗎?」

有人叫喚,他忙站起來,轉身望向溫室外頭。「凡……凡妮莎……?」當他撞見美麗的女孩與她的兩個朋友一起走過來,他張口結舌,完全結巴了吐不出一個字。

「你啊,一到放學了就會來花圃,今天也不例外。」凡妮莎和伊芙、艾琳一樣的憋住笑,瞟著又面紅耳赤的胖子,她到他面前,輕聲對他說:「剛剛馬修他們對你太過份了,都是同班同學嘛,為什麼老是欺負你?」她代替馬修道歉,他忙搖手說沒關係,可是她覺得不夠呢,「為了表示歉意,我請你喝咖啡,你可不能說不要喔。」

「嗄!?」突然的邀請令楚慌張,不知其原因。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有女孩主動約他,讓他渾身緊張到冒汗了呆在原地,完全的不知所措!

 

v       v       v

 

楚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,就讓三個女孩催促著離開花圃。

四個人走出學校,伊芙已經先向在超市上班的男朋友借來車子,她雖然還沒有駕照,開車技術已經練得不錯,朋友都上車了,她就敢把車開到馬路上。

楚坐在她們當中,一直很害怕有警察過來攔車。

但,這事情沒發生,他們一路順利開到Starbucks店門口,伊芙去停車,他就讓凡妮莎和艾琳拉著進入咖啡店……

點什麼咖啡來喝?他不記得了。

她們三人說什麼?他不記得了。

他只覺得頭昏昏的,在意別桌的客人會怎麼想?大胖子跟三個美女坐在一起這畫面太難看!

她們談笑風生,他卻慌張到不知所云,還是不敢相信凡妮莎會請他喝咖啡,他閃躲她的注視,灌酒似的兩三口就喝光咖啡,一直低頭盯著空杯底。

不曉得她們什麼時候喝完了,又拉他離開Starbucks,她們沒讓他走,再上車,他迷惑了還要去哪裡呢?

她們嘻嘻哈哈笑著,說要載他到一個好玩的地方,他問是什麼地方?他怕太晚回去,沙恩還在等他……她們沒理他,就一直開車。

因為肥胖而自卑,他很少跟女生在一起,即使現在她們就在他旁邊,他還是不懂得與她們聊天,他什麼話都講不出來,逼不得已,只能盯著車窗外。

傍晚,天漸漸黑了,馬路兩旁的霓虹燈飛似的倒退,遠遠的被拋在車速後頭。

他兩眼直盯著成一條線的街燈,盯到眼睛酸了才眨一眨眼,他在她們的笑聲當中,不知為何,眼皮竟然徐緩闔上,沒多久就跌入夢鄉……

等他再拉回一些意識的時候,全身已經麻痺,還感到有人打他巴掌,踢他幾腳,疼痛令他嚇醒了,聽到女孩們的聲音││

「喂,胖子別睡了,快醒來!」

「都是妳啦,在咖啡裡放那麼多安眠藥做什麼?害他睡死了,我們還要抬他上來快累斃了!」

「我放的量還好吧?現在他不是醒了?妳們就別抱怨啦。」

當他雙眼終於能張開,看見自己沒在車上?凡妮莎、伊芙和艾琳就站在他面前,而他竟然側躺在滿是灰塵的水泥地上,全身衣服被脫光到只剩下內褲和兩隻襪子,雙手被繩子反綁在背後,沒鞋子的兩腳也被綁住,這令他嚇得大叫:「妳們要做什麼……放開我!」

「哈哈……他像不像海狗?」

「是發胖的海狗啦,哈哈哈!」

八十多公斤的贅肉還在拼命地掙脫綑綁,那滑稽的模樣笑壞了女孩們。

楚窘得渾身通紅,在女孩面前赤身露體倍感羞辱!「妳……妳們在Starbucks就……妳們怎麼可以在我的咖啡放安眠藥?這是哪裡?妳們要幹什麼?快放開我!」

她們不放開他,反而笑鬧著,大方承認在他的飲料中動手腳,就是為了要戲弄他。

聽見話,楚心裡一涼,好難過!

電線上掛了幾盞燈泡,藉著暈黃燈光照映出未完成施工的水泥地面。

地上到處堆放建築材料,還有樓梯和用木頭搭建的工作架連絡上下,寬廣的空間立著十多根方形柱,柱上是天花板,還沒封閉,垂懸著許多電線配備……

驚嚇的兩眼透過眼鏡片環顧周圍,再聽見凡妮莎說了,楚才明白自己身在她爸爸的建築公司負責的施工地!

把大胖子綁起來,戲弄他一番,再丟他一個人在這辦公大樓尚未蓋好的工地裡過一夜,包準他嚇個半死,等明天早上工人進來一樓施工,一定會看見他可笑的蠢樣。女孩們嘻笑,決定了這麼做。

十七這年齡,不是大人,也不是小孩,他們做出的事情,也許有目的,也許更多的沒來由,那些惡作劇有時候比大人做出的還殘忍。

「不要拿走我的眼鏡!」楚哀叫也沒用了,凡妮莎故意把眼鏡放到他看不清楚的地方,形同剝奪他的視力!手腳被綁,他毫無反抗機會,在羞辱中,忍不住哽咽:「我沒惹妳們……妳們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?」

「我就是討厭你,看你不爽。」一想到上課時,大豬公的眼睛就盯著她背後,凡妮莎直覺厭惡!

在朋友起哄之下,她拿出口紅,在楚的四周畫一圓圈,亂寫文字符號,又用口紅在他肥肉上寫幾個取笑的字樣,告訴他:「好啦,這陣式照黑魔術書上寫的畫好了,祭品也準備好了……」

「祭品?」

「對,我們現在要召喚惡魔,你這大胖子就是要獻給惡魔的祭品。」

艾琳和伊芙見楚因為凡妮莎隨興編的謊話而驚到呆若木雞,禁不住掩嘴猛笑。

三人像女巫一樣,延著圓圈在他周圍走動,唸出他聽不懂的言語,真的嚇到他了!「妳們怎麼可以這樣……不要鬧了……快點放開我……」

「以後你敢不敢再偷看我?」

「我不敢了……」

「說你是全班都討厭的大豬公。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「快講啊!」

「我是……全班都討厭的……大豬公……快點放開我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

凡妮莎不理哭泣,拿膠帶貼住楚的嘴,再向兩位朋友使眼色,她們繼續又唱又跳,看他嚇得臉色發白。

陡地,燈泡忽明忽滅,讓廣闊的工地更顯暗黑。

艾琳一驚,回頭看,燈光顫抖抖的,她還聽到自暗處傳來呼呼的聲音?「妳們有沒有聽到什麼?」她望著伊芙和凡妮莎。

「是風在吹啦。」凡妮莎瞟了艾琳一眼,其實她也感覺到有點不對勁?

沒多久,串在電線上的幾盞燈泡開始搖晃,伊芙驚見工地裡明明沒有風吹過,可是木頭搭的架子竟自己在晃動,連天花板電線晃的幅度也越來越大!她拉住凡妮莎跟艾琳,語調發顫:「妳們不覺得這裡怪怪的?」

「有什麼怪?伊芙妳不要自己嚇自己。」

「凡妮莎,我也覺得這邊有點陰森……還是不要玩了?」

「我們也整過楚了,他這樣子已經很慘,不要再把他綁到明天,放開他吧?我們快點離開!」

朋友的話教凡妮莎動搖,還在猶豫時,木頭架子發出「碰!」一聲就坍塌,接著燈泡全滅。

「哇啊~~」她們在黑暗中尖叫,沒想過開玩笑畫出的東西真能招來魔鬼?不管其他了,她們直往工地外頭跑!

「唔,唔,唔!」楚不能動,也叫不出聲,無法要她們回來幫他鬆綁,聽到車子引擎發動遠離他,他更緊張,真的被她們丟在工地裡。

黑暗中靜悄無聲,他只聽到自己的呼吸,皮肉摩擦水泥地的聲音。

片刻,彷彿一抹綠幽光芒閃過?他瞪大眼睛仔細望向遠處,真有一團直長的綠色的光,而且,那團光還朝他飛過來!身體打顫,瞇著近視眼才勉強看見光裡有人影,那人隨手一指,他整個身體竟然可以直挺挺的站立,好像僵屍。

人靠近到楚的眼前,他才能看清楚對方是男的,很年輕,大概二十、二十一歲?很高,高出他一個頭,肯定超過一八○公分。碧綠散發妖異的瞳眸令他害怕,卻不由自主被吸引著仰頭注視對方……

微捲的黑髮,小麥古銅膚色,五官俊美得就像Calvin Klein品牌的男模特兒,卻多出邪惡感,在夏天卻穿一身黑色服飾,長袖還戴黑手套,楚見了都替他覺得好熱,可是他沒看到他冒汗?

會發光的男人令他心生恐怖,想離他遠些竟然半步都動不了,他好像那些連接天花板的柱子,固定在原地不能挪移!

男人掐住驚恐的臉,五指幾乎陷在滲出汗珠的肥肉裡,他撕掉膠帶,看他嘴巴像魚般的顫動卻吐不出一個字,兩隻眼睛被肥肉推擠成一直線,他懷疑他有張開過眼睛嗎?

「你是祭品?」

一種低又深沉的,帶了嘲弄意味的聲音進入楚的耳朵裡,令他無法回答。然後他看他收手,往後退,突然之間,自己的身體能動了,竟是軟倒跌回地上,再看手和腳上綁的繩子何時已經斷裂?

男人與脫困的胖子拉開距離,隨即伸展雙手,做出十字架的姿態,以魔鬼的口吻對人類宣佈:「我是權勢,是金錢,是慾望,是驕傲,是貪婪,是罪惡……我從撒旦(Satan)裡頭生,昔在,今在,以後永在,是世界的主宰!」

楚張口結舌聽著恐怖聲音持續講出,安眠藥的作用還在身上揮發,害他頭暈目眩,四肢無力,依舊坐在地上,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在這裡?為什麼老是碰到倒楣事情?

以為眼前都是幻覺,會看見綠色的光也是假的吧?他仰望對方,囁嚅著出聲:「謝謝你放開我……那個……抱歉喔……剛才你講過的……可不可以再講一遍?我沒聽懂……請問你是誰……貴姓啊?」

男人一愣,頓生憤怒,「愚蠢人類,我講這麼明白了,還沒聽懂嗎?」綠幽光芒變亮,黑髮直豎,衣褲似乎讓強風吹過,鼓動著發出啪答啪答響聲。

「我是撒旦之子,羅伊(Roy)!」

俊美容貌隨著簡短一句話的結束而突然不見,脖子變成蛇般的伸長,倏地竄到楚面前,兩隻綠眼睛噴出火焰,魔鬼臉孔猙獰,青面獠牙,整顆頭顱還會三百六十度旋轉。

「哇啊││」楚尖叫出來,不用對方重複了,他立刻明白他是││「鬼……魔鬼啊……救命……」不是幻覺,真的有鬼。求生本能令他手腳並用爬離惡魔,身處黑暗當中,又沒戴眼鏡,他根本搞不清楚方向,狠狠的撞上牆壁!

「救命……哎喲!有鬼……救命啊……哎喲!」

「哈哈哈!」變回俊美的羅伊大笑著,樂見赤身裸體的笨蛋被他嚇得分不清東西南北,撞到牆又去撞柱子,唉唉叫嚷著,瞎子摸象似的,還往樓梯方向爬過去。

手和腳讓粗糙的水泥地面磨破皮,楚顧不了疼痛,朝惡魔嚷嚷:「你別來找我……我很胖……沒做運動……都是肥肉很不好吃……」

「我還沒想呢,你倒提醒我有肥肉可吃?嗯哼,有沒有運動無所謂,軟軟肥肥的肉沾一些醬料來吃,滋味應該很不錯。」羅伊停不住笑。

楚急於逃離魔鬼,卻一手一腳撲空,整個人墜落滾下樓梯,雙手不自覺去抓些什麼想保持平衡,竟是什麼都沒抓到,一路跌到底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他吃了一嘴灰塵,聽到鬼跟上來,強忍渾身的傷口和劇痛,慌亂的往前爬行,在暗不見五指的地下室,他感覺地面鋪了塑膠膜,四周還有新上油漆的味道?

忽地,惡鬼讓掛在牆上的燈泡發亮,楚瞇眼適應了突如其來的光線,撞見對方過來,他忙唸出:「觀世音菩薩,地藏王菩薩,千手千眼菩薩……佛祖菩薩請保護我……不要讓魔鬼過來……呀啊!」他立刻被對方一腳踩住背部,趴跪在地上爬不起來。

「在這裡,你的佛祖和菩薩沒有用處。」羅伊腳上用力,跪在面前的人類只有唉唉叫痛的份。

背脊被踩,彷彿有千斤頂壓住他,害他胸口痛悶,想起沙恩,就想到掉在排水溝裡的十字架項鍊││

向上帝禱告,你會得到幫助。

佛祖和菩薩不行,也許沙恩的上帝能幫他?「上帝……救我!」楚傾全力喊出來,結果呢,他還是被鬼壓制,沒多大的改變。

「要上帝來救你,不如求我饒你一命來得管用。」羅伊冷笑,拉扯對方頭髮要他跪著,在顫抖不止的人面前變出一落地鏡子,抓他對著鏡中的身形,「看清楚你自己吧,你又胖又醜,難怪你班上的同學都討厭你,要來欺負你。」

鏡中沒有魔鬼,只有一人赤裸,全身充滿肥肉,到處破皮瘀血,眼睛鼻子和嘴巴讓肥臉擠在一起,皺成肉包子似的,眼淚又是鼻涕的,楚渾身哆嗦,自己胖跟醜礙到別人嗎?是罪過嗎?不懂為什麼這要變成人家羞辱他的理由?他抽抽噎噎,又想到沒有爸媽疼愛,再也控制不住了,熱淚像打開的水龍頭般洩下,「哇啊││」他痛哭失聲!

人類悲慘,魔鬼看得興味昂然。

「孤單,哀傷,消極,自卑,憤怒啊……多好的氣味,這全部我都可以從你身上感覺出來。」羅伊湊近哭泣漲紅的臉,在對方耳畔低喃:「好可憐的楚啊,你恨馬修,恨死了凡妮莎、艾琳、伊芙,那些欺負你嘲笑你的人……上帝不存在,有我在你身邊,只要你開口求我,求撒旦之子羅伊,我就讓那些欺負你的人全部去死。」

哽咽的人只會搖頭,不講話,他催促他:「說啊,開口求我!」他抓他的頭貼到鏡子上,讓他再認清自己。

楚的心裡是有孤單,有哀傷,消極,自卑,憤怒……但是,他總認為是自己的問題,一切都錯在自己,自己不要別人來欺負傷害,這種痛苦,他怎麼能再加給別人?

「不要……去害人……我做不到……」他被鬼逼得猛搖頭,淚流滿面,不能掙脫惡魔,更不想被他蠱惑,「你殺死我吧,我好難受!」若非逼不得已,他沒勇氣對別人大吼,想他要這樣任人欺負渡過一生,乾脆死了反倒輕鬆。

如果人類開口要求,羅伊就能抓住其靈魂。他不信楚沒動搖,再出聲引誘他:「這世界啊,還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等你去享受,你何必急著尋死?只要你一句話,就能讓欺負你的人通通去死,你每天去學校就會開心了,不用天天煩惱。現在,你開口求我,要我去殺人,殺掉讓你難堪的馬修,凡妮莎,艾琳,伊芙……」

魔鬼的話令楚聽了愈加恐懼,直搖頭說不要!

羅伊皺眉,對人失去耐心,只消手掌再用力,就能捏碎頭殼。忽地,邪惡之眼看穿人類脆弱的心靈,在那之中竟然查覺光輝,隱隱約約的,要看仔細了,才能見到璀璨閃耀,如同精工雕琢出的鑽石!

這個意外發現教他驚異,不禁脫口而出:「這就是純潔的靈魂?真有趣!」對方懼怕且茫然,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更讓他覺得好玩,沒想到他一時興起回應了女孩們的遊戲,居然給他撿到一個寶。

每個人類都擁有靈魂,但,好的靈魂不是常常能碰到。

羅伊直視哭得眼腫鼻子也紅的楚,如果好好的利用這個人類,他肯定能給父親撒旦更多收穫,令天上的那位垂淚││羅伊越想越興奮,兩手抓住人,可惜視線裡充滿肥肉,沒有半點的美感讓他興趣減低,起了念頭:「即便是靈魂純潔美好,沒有外表吸引別人的目光也是枉然……如果我把你改造成不同於現在的全新樣子,你會怎麼樣呢?」

「嗄?」楚聽不懂,還讓鏡中只有自己卻沒有惡魔的身影嚇得直發抖。突地,鏡子破裂爆出碎片駭他一大跳,接著他瞧見每一片都折射出自己的嘴臉,他望著好多個自己在空中翻飛又消失了,再拉回注意力的時候,他竟然又仰倒在地上,整個人呈「大」字型,手和腳上被釘子釘住般,一動也不能動,而惡魔就站在他上面。

他目瞪口呆,看惡魔脫掉手套,露出塗了黑色指甲油的雙手,下一刻,魔的右手握切割樹木的鋸子,左手拿削菜的尖刀。

現在羅伊要做的事,人類不用懂。碧綠眸子瞥了需要大幅修理的身體一眼,撇嘴角:「嘖,嘖,你全身都是肥肉,先砍掉哪裡好呢?真傷腦筋。」

楚驚見兩把利器都對準他身上!?駭得嘴巴張大卻叫不出聲音,當第一刀揮下,他兩眼翻白,嚇昏過去!

對方反應恰好符合羅伊要的,略施魔力讓楚不能醒過來,再把他難看的四角卡通內褲和襪子都除掉……

黑夜裡,無人的工地地下樓層中,燈泡昏黃的光源襯著拉高拉長的黑影子,影子動作,像上演皮影戲,戲碼是惡魔用鋸子切贅肉,用刀削人體!

楚該慶幸失去意識,不用親眼目睹利刃在自己身上拉進拉出,血肉橫飛恐怖至極的畫面。

不知道聽誰說過,人在死前會看到魔鬼?他就要在十七歲的夏天結束悲慘倒楣的生命!

切割人體在死寂無聲的空間內繼續進行……

經過好一陣子,彷彿雕刻大師完成了曠世鉅作,羅伊丟掉血淋淋的鋸子和刀,手一筆劃,大片的膠膜就將全新的人體團團包裹,木乃伊般的。

好久沒這麼勞動了,他懶洋洋的舒展四肢,等到時間差不多了,動念即令膜片裂開,一個全新的、不一樣的楚躺在其中,沒有先前的血肉模糊,好似美神維納斯在真珠般閃爍的貝殼當中誕生!

羅伊原本想等胖子變瘦了,再整修其面貌,卻發現,楚長相不差,算得上好看,只是五官長期被肥胖擠壓,加上心理自卑,才導致面目可憎,所以他只修理肥體而沒動人臉。

現在膠膜打開了,纖纖身體搭配楚原先秀雅的東方人容貌,竟是比羅伊預期的效果好上十倍。

他不禁得意了笑出來:「嘿嘿,我真佩服自己呀,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創造出傑作……」手指延著對方的嘴唇輕劃向端正的鼻子,長長的睫毛,撫過深棕色柔軟的直頭髮和瀏海,最後落在眉心,「好啦,大功告成。」語畢,指尖按壓,發出綠光││

「呃││」楚在魔鬼施力之下驚醒過來,全身麻痺劇痛,禁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氣,黑眸茫茫然,猶如死後復活!

對方嚇得丟魂一般,尖叫出來,羅伊把人壓在底下,輕聲笑說:「你不要擔心,我現在還不會殺掉我一手打造出的娃娃。」

「什麼娃娃……?」語調發顫,身體痛得不能動,楚根本不能看見自己的改變,記憶還停留在鋸子跟刀的那時候,發生了什麼事情,全然不知……他一定變成了恐怖電影裡的被害者!

「你這新做好的身體難免要痛的,等一下適應了,你就不會這麼難受。」

惡魔講出的,他都聽不懂,昏沉沉腦袋中只能理解到,他還活著?而且就像對方所說,拉鋸子割肉似的劇痛當真在慢慢消退……

眼前的一切,自己所有的感受都太超現實了,楚不曉得身在何方?動不了,竟是讓惡魔摟在懷中,愈加令他驚恐。

羅伊讓虛弱無力的人依靠他而坐著,手中觸感不像先前的一堆肥肉,而是光滑細嫩,如同初生的小嬰兒,此刻,雙臂環抱的美麗身體是他做出來的,他很有成就感,心情非常好。

「你……你還要幹什麼?」楚撞見詭異的笑臉。

盈著淚光的黑眸迴避注視,他一手輕摸秀麗的臉龐,姆指壓在緊閉顫抖的雙唇上,人類越是害怕,越加挑起他玩弄的念頭,「你這種表情很不漂亮,一點都配不上我給你的身體。」他貼近他。

楚想過好多部電影裡常出現的魔鬼殘殺祭品的招式,可從沒想到魔鬼會來親他的嘴!?兩眼緊閉,看都不敢看,全身麻木不能動,只得承受恐怖之吻……他可憐的初吻啊!

羅伊感覺對方沒經驗,光是一個吻就教他全身漲紅,臉也熱紅得快爆炸,他放過他,讓無法挪動的人有空間喘氣,他輕扣住男孩的下巴向上抬,「楚,張開眼睛看著我。」一眨動就掉出淚珠的黑瞳滿是驚恐,他笑看他的窘樣,「接吻的時候,不用憋氣,可以呼吸。」說完,唇又吻住對方的……

濡溼,火一般的熱,狂野,霸道,不容抵抗││

在這之前,楚不知道接吻是什麼滋味?現在嘴被吻得發燙,好似嚐到超級辣椒,麻且熱,又像是有電流通過,引得雙唇紅腫,微血管在其中一陣一陣的抽動,這些都是惡魔給予他的?

他又膽怯了緊閉眼睛,在對方的手箝制下,被迫張口,火舌進攻,他退無可退,讓滑舌纏住他!

魔鬼略施技巧,就讓人類臣服在他的親吻底下,唇舌纏綿,吻得發出嘖嘖的水聲。

男人在唇上點火還不夠,再將火苗移往臉頰、下巴,輕咬吸吮著喉頭,「嗯……啊……」楚不自覺呻吟,舔吻忽地轉向耳朵,害他搔癢忙縮起脖子!

「親吻很舒服吧?」懷中人不敢睜開眼睛,但是表情已經說明一切。「這樣呢?」羅伊的手撫摸呼吸急促的胸膛,隨意玩著,男孩緊繃的神情慢慢起了變化,隱約有嬌媚,這就是他要的。

「啊、啊啊……」楚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發出的呻吟?竟然在魔鬼手中有了快感?身體雖然不再像之前的疼痛,卻還是無力自主,魔掌觸摸皮膚如此真實,讓他覺察到赤裸裸,在男人懷抱中嚷嚷:「衣服……我沒穿衣服……」

「你到現在才發現?」羅伊覺得好笑,逗弄著他做出來的玩偶,纖纖身軀隨撫摸而軟弱的輕搖著,只是對方不敢睜眼看見。

楚讓撫弄引得頻頻嬌喘,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

「你對我做了什麼……?」

羅伊懶得回答,只要人類自己張開眼睛去看,就會知道答案。

「為什麼……要這樣對我?」

顫抖的嗓音,自卑怯弱又驚懼的模樣,與完美的身材成強烈對比,讓羅伊想見人類更多的姿態。「因為我要看你能進步到什麼程度?」他朝他吐露,看他打著哆嗦。

「不要││」楚叫嚷,全身使不上力,無法逃脫魔掌捏痛了乳首,疼痛後,感到指尖再夾玩變紅的乳頭,輕扯、來回畫圈,教他起了異樣。

羅伊繼續撫弄喘息的胸,手掌經過因大力呼吸而隱約露出肋骨的腹部,注視楚呻吟著,大手繼續向下游走,落在脆弱而細嫩的肉棒,五指握住,對方大大的倒抽一口氣,滿臉羞窘仍舊不敢張開眼,他笑話他:「你還是處男吧?」

「你……你不要再欺負我……快放手……」楚只有哀哀嚷叫的份,覺得自己好悲慘,被同學欺負,還要被惡魔戲弄,還是一個好色魔鬼!

泛起紅潮的身軀輕顫,張口吐出嬌喘的臉蛋可愛,羅伊直視懷中人,與先前那個肥胖子有天壤之別,他要看他更多的變化,手上使力,軟垂的肉棒很快就被摩擦得挺起來,逐漸漲成淫蕩的粉紅色。

即使楚緊閉雙眼躲避不去看魔鬼行邪惡之事,但,肉體清清楚楚感受到捏弄握緊的快樂,隨著腿中間摩擦的速度越來越快,「咿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喘氣跟著急促,本是合攏的兩腳不自覺張開了,男人的手在他下半身引燃熱火,一股從未經驗過的高潮洶湧向他撲來││

他驚恐,完全不瞭解怎麼回事,急嚷:「不要啊……請你快住手!」對方不理他。

無關意志,身體自己老早隨著狂猛的擦弄而顫抖抖地彈跳,彷彿綁了吊線的玩偶被操控拉扯。

楚被魔鬼逼到崩潰邊緣,哀叫求饒:「請你住手、啊、嗯啊、快不行了、我要射、要射了││」繃緊挺直的腰大大地顫慄,兩腿之間昂首的性器也被又強又快的擦弄搞得噴出汁液!

碧綠眸子盯著如釋重負的羞慚表情,顫抖而浮現紅暈的皮膚滲出一顆顆細小汗珠,倚靠他的人直到此刻終於軟化了,獲得情慾的歡快,容顏也變得嬌美,這才能配上他給他的新身體。羅伊邪氣一笑,讓對方躺下,拉高顫動的臀……

楚逃避般的不肯睜眼面對惡魔,以為到此為止了,卻沒有?感到敞開的大腿幾乎貼上自己的肩,整個人折半,他還沒從剛剛的震撼裡恢復,又被對方玩弄。「哇啊!」臀間癢癢的,令他嚇得驚呼,被逼得張大雙眼,魔的臉正對著他,脆綠發出妖光的眼瞳像要吸人魂魄,令他跌入其中,不能再看旁的事物。

人類不用去看其他東西,只要專注於感受。沾了精液的手指在緊緻的穴口四周輕搔,很快就讓窄穴顫抖,一縮一放的,像是急於含住什麼。「弄一弄這裡也會很爽喔。」羅伊低笑,注視倉皇迷茫的神情,指頭再緩緩的擠入窄穴裡。

「好痛!不要放進去!」楚驚懼著異物感,隨男人時而抽插,時而摳弄裡面,竟教他由痛生出奇怪的刺激感,臀縫間也同前方一樣,竄出燥熱!

「啊啊、啊、啊……」嚷聲變得短促,魔鬼不放過他,另一根手指加入被塞滿的甬道中,撐大、更深的抽送,加之剛洩過的下體又被抓住,連著屁股一塊的被玩弄,加快速度,越來越猛烈……

「咿、啊啊啊、不行啦、我、我又要出來……」渾身繃僵,前後同時被夾攻,他還能聽到被精液溼潤的部位讓摩擦弄出咕嚕咕嚕聲響,在急出淚的窘迫當中,他的身體不知羞恥很快又射了!

「你的反應還真老實啊。」羅伊笑嘻嘻地直視癱軟的男孩因為高潮了而顫抖,旖旎春光讓他也受不了,褲襠裡的男性硬起來!他掏出性器,沒打算在楚飽受驚嚇的第一次性體驗就強行佔有他。

他一手造出的人偶,要慢慢的玩過才有意思呢。他想著很興奮,就站在人類上方,擦弄自己,變得粗長的男刃腫脹,前端成紫紅色,「噢,噢,」他禁不住低吼出聲,再動幾下就射精了!

白濁汁液噴到楚驚惶的臉,美麗的裸體上……

 

v       v       v

 

被丟棄的背包裡,手機響了好久都沒人接聽。

沙恩在楚的學校門口,不會曉得他沒帶著背包。他繼續等待,依舊等不到楚接電話,他再打一遍,還是沒人接聽,無論重複撥號碼多少遍,都是一樣的結果。

楚放學了,沒去教堂,沒回家,也沒接電話,已經天黑,他開始擔心!

「洛杉磯妖魔橫行,看顧小楚是我的責任,我怎麼能出錯?」他自責。

風吹過淺茶色的髮,俊逸的東方人臉孔浮現憂慮,像是感應到什麼,褐色雙眼望向校外的道路。

他大步走過去,在排水溝前停住,兩眼透過溝蓋縫隙,盯著淤積的髒水,隱約發現亮點?伸出手,他施展念力,亮點像有繩子牽引,脫離髒污,緩緩的上升從溝蓋縫隙穿過,回到他手上。

手心裡的,是他給楚的十字架!「小楚……你在哪裡?」沙恩緊鎖眉頭,努力集中意念卻仍然不能有絲毫的覺察,他朝天上禱告,請求主賜給楚平安。